难以名状的爱 9(岛凉/完结)

  • ooc

  • 祝大家食用愉快



-------------------------------------------------------------------------


  尽管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年之久,薮破过的案子无数,但仍然不能忘记那一日的场景——


  枪声,尖叫声,倒在地上的中岛裕翔,身下蔓延的鲜血,hika迟到一步没有来得及拉住凉介的手,捂住他的双眼,一动不动的凉介睁大双眼,眼泪毫无预兆的留下来。


  混乱成一片的医院,无数名医生护士涌上去,撕开中岛裕翔的衣服开始抢救,应该在衣服里穿上防弹衣的中岛裕翔里面却什么也没穿。凉介所有的期盼都被眼前的场景所打破。


  他等着中岛裕翔的安排,他等着有人将他带走,他等着最后只有他和中岛裕翔的美好生活。


  他以为他给凉介的会是他想要的生活,可是凉介想要的只是中岛裕翔,为什么他就不懂呢?


  而一切的所谓的安排好,根本就是骗人的,他假装冷静,他假装游刃有余,一切只为将本就深陷其中的凉介再推回本该属于他的生活,可他真的回得去吗又或者说他还愿意回去吗?


  “爸爸?”凉介颤抖的往前走了一步


  “yuto?”


  “凉介…”hika拉过凉介,把他搂在自己的怀中。


  凉介抓住hika的衣领,“yuto骗人的对吧?他说他都安排好了,我们从医院逃出来就一起好好生活的,带上健人一起。”


  Hika低头看着眼睛已经失焦的凉介,说不出一句话来,他不知道他该如何安慰他,他该怎么告诉他刚刚搜查队传来消息,在那个空空如也的别墅里没有什么中岛健人,有的只是一个破旧的娃娃,他该怎么告诉他他们在之前关押中岛裕翔的地方找到了他写给凉介的信,愿本在警察发现他们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准备好了接受死亡,准备把凉介还给田中梦人,他知道他不应该独占爱之助太久,他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爱本就是畸形的,一旦被发现,便是万劫不复。


  “凉介,我们找到了中岛之前在关押他的地方的一封信,你要看看吗?”hika小心翼翼的看着爱之助。


  “不了,你和哥哥说我也不会和他回去的,我就住在之前那个别墅里就好了,不牢他操心了。”爱之助离开hika的怀抱,冷静说。


  他的表情看起来没有一丝的异样,又或者说唯一的异样是他太过于冷静,hika突然反应过来这个孩子或许根本从头到尾都是清醒的,他清醒的被中岛裕翔带走,清醒的把知念和有冈骗回别墅,外人看来都是中岛裕翔对他畸形的爱情,而爱之助又何尝不是呢?


  他早该想到的,爱之助过早的失去父母,心智会比通常的孩子要成熟些,再有田中梦人这样优秀又可怕的存在,爱之助根不会是一个天真,不谙世事的小孩,又或者说这一切都是他自愿的,他爱着中岛裕翔,连中岛裕翔都被他蒙在鼓里。


  Hika愣愣的看着爱之助走出医院的大门,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当中…



 

  爱之助回到之前被封锁的别墅,别墅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静悄悄的,他画的画,陪伴他的健人都被警察带走了,唯一留下的是留在挂在厨房吧台边上他和中岛裕翔的合影


  他坐在厨房外吧台的椅子上,愣愣的看着这个家。


  “中岛裕翔,你以为这样就是对我好吗?”


  “你不顾我的感受就想要把我推回原来的生活当中,但原本的生活我真的喜欢吗?我真的想回去吗?”


  爱之助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冰箱后里的一个隔层,里面是一把手枪。


  中岛裕翔偷偷藏在里面的,他以为爱之助不知道。


  爱之助拿起手枪,将枪抵在自己的太阳穴


  “中岛裕翔,我本就处在深渊之内,你别妄想能将我推回光明之中。”


  鲜血迸溅在墙上,把照片里两个人抱在一起笑的十分开心的样子溅得模糊不清。

 

 -End-


一年没更我就不打tag了,对不起大家,我终于把这个写完了!


评论 ( 2 )
热度 ( 4 )

© Nakayama Rin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