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kayama Rinko

长期失联失踪人口 总是突然发文

难以名状的爱 1(岛凉)

*岛哥恋童癖设定 慎入

*暗黑向,畸形的爱

*看完《犯罪心理》的脑洞(笑)

*不定期更新
——————————————

在荒郊野外无人问津的别墅地下室里,一片昏暗,只有昏黄的灯光勉强能让人看见室内的景象。

一名脸圆圆少年爬在柜子上,拿着有些生锈的锯子在努力的锯开锁住窗子的锁,传出“喀哧喀哧”的声音。

“大酱,你别继续了!被他发现了会惩罚我的!”一个面色又些蜡黄的少年抓住那个正在锯锁的少年,试图去阻止他这个令人心惊胆战的行为。

被称为大酱的少年一把推开抓住他的少年,吼道“凉介!你放开我!你怕他可我不怕他!侑李他发烧了!我必须到外面去找人来救他!”

本就虚弱的凉介被有冈一把推在地上,一时无力的他头一下撞在地上晕了过去。

有冈顿了顿,还是回过头去继续据锁。

终于,锁被锯断了。

有冈松了口气。拿起锯子敲碎了玻璃窗,终于看到了8年都没有看到的外面景色,有冈简直要哭了出来,他总算可以逃脱这个地狱了!

他爬下柜子吻了吻躺在床上已经因为发烧晕过去的知念和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凉介的额头“我会回来救你们的。”随后钻出窗子,融入到了月色中去了。

而此时有冈和凉介口中的“他”刚从超市回来,吹着口哨似乎心情不错。

“最近凉介好乖,所以今天买了凉介喜欢吃的草莓哦~”中岛走进家里,打开地下室的门走了下去,提着袋子高兴的说道。

可是他没有看到那个可爱的人儿听到他的声音来迎接他,他看到的是他的凉介缩在床边担心的看着知念,墙边的窗户上的锁被撬开,玻璃碎了一地,房间内少了一个人。

凉介看到男人回来,蜷曲在一起的身体抖了一抖,眼睛不敢看向看见室内情况沉下脸来的中岛。

“我真的劝过他不要走的!真的!不要惩罚我!”凉介害怕的捂住头。

凉介很怕他生气,他一生气就会惩罚他,会用皮鞭抽他,可是只要自己顺从他,他会给予自己最喜欢的爱抚。

他会抱住自己,轻吻自己的额头和脸颊,会撕咬自己的耳朵,会舔舐自己的颈脖,给自己最极致的快感。

地下室内的空气安静了下来。

中岛裕翔皱了皱眉,显然现在的情况对他来说十分不利。有冈大贵跑了第一时间肯定会报警,本来有冈和知念找来就是让凉介有个伴,让凉介在他不在的时候不会觉得孤独,但按照现在的情况,他只能带着凉介走为上策了。

“快和我走!这里不能呆了。”中岛拉过凉介作势要往外走。

“那侑李该怎么办?他还在生病!”凉介拽住中岛,回头看着昏迷不醒的知念。

他很担心他,知念比他和有冈都要小,他知道他必须要保护他!

“别管他了!快走!我带你去见【他】,好不好?你知道的,爸爸是唯一爱你的人,爸爸不会骗你的”中岛将凉介的身子转过来看着他的眼睛。

凉介咬了咬唇,和中岛出了别墅。

另一边。

“薮警官,在东京郊区旁边的高速公路上有个自称有冈大贵的19岁的男孩拦下了一辆警车,说他被一名男性囚禁了八年,同时被囚禁的还有两名男孩:一个叫知念侑李,另一个只知道叫凉介,要求警方立刻前去营救”八乙女打开自家上司的门,把案子的文件恭恭敬敬的放在了桌上。

“警方去搜救了吗?情况如何?”薮一边打开桌上文件一边问这案件的情况。

“警方来到有冈大贵所说的别墅,在地下室内确实找到一名高烧不退的少年,但另一个却没有找到。”八乙女的表情有些严肃。

“通知高木他们立刻前往少年所说的别墅。还有,让keito查一查近十年的儿童失踪情况。”

“是!”八乙女听到任务后向薮鞠了一躬,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坐在椅子上的薮把文件摔在桌上,沉重的叹了口气。

“这次的案子,不好办呐…”

—tbc—

—————————————

这个脑洞开的我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呢。

最近大家清明假期过得怎么样?我真的是三天基本上都呆在家里(笑)

评论 ( 6 )
热度 ( 33 )

© Nakayama Rin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