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kayama Rinko

长期失联失踪人口 总是突然发文

难以名状的爱 2 (岛凉)

*岛哥恋童癖设定慎入


*不定期更新


*假车预警(发现自己羞耻的根本写不下去 捂脸)


——————————————


一辆深蓝色的小型货车晃晃悠悠的行驶在幽静的树荫小道上,季节正值夏天,阳光从树林的缝隙中斑驳的洒落在地面上。


此时的凉介穿着有些破旧的大款体恤,双手抱着膝盖有些颤抖的蹲坐在后备箱的角落里。


“爸爸,我有些饿了。“凉介说话有些小心翼翼地,他睁大眼睛看着开着车的男人。


“快到了,到那了再吃饭。”中岛皱了皱眉,打着方向盘转了个弯。


“可是…我真的好饿,从阻止大酱跑出去的时候就一直没有吃饭…”凉介嘟着嘴小声的抱怨道。


“我说了!!到那了再吃!!你听不懂我说话吗!”中岛猛的一刹车,愤怒的拍了一下方向盘转身朝凉介吼道。


货车随着惯性往前一冲,凉介一下子撞在了驾驶座的后背上,凉介捂着头想要向中岛撒娇自己头被撞疼了,可他却意识到中岛似乎生气了。


凉介八岁的时候就被中岛从家附近的公园拐骗走囚禁在那栋别墅里,尽管现在已经18岁了,对于人与人之间的认知与交往还是懵懂的。他对中岛的情绪变化十分的敏感,中岛年复一年的,日复一日的告诉凉介他是他的爸爸,他是这世界上唯一爱他的人,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只要凉介听话就会给予他喜爱的奖励,如果不听话就会带到地下室一旁的小屋里进行惩罚。


十年了,凉介被驯服了。


他知道如何讨好中岛,知道该为中岛做什么,他的眼里终于全是中岛了,他相信中岛爱他,他会为中岛奉献出全部。


中岛现在很是烦躁,之前的别墅肯定会被查封,现在唯一的去处是【他】所在的别墅,他一定要加快车程,在警方找到他们之前到达那里。不然他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饿了…”凉介又往后缩了缩。


“饿了?正好,我也饿了。”中岛解开了自己的领带,把衬衫的前两个口子解了开来,弯着腰跨到了后备箱内。


凉介知道眼前的人生气了,他不知道他会如何惩罚自己。他们已经离开了那栋房子,车上并没有那些惩罚他的工具,中岛的行为凉介无法提前预知,心里的恐惧感再一次加深了。


中岛看着发抖的凉介,突然笑了出来,右手掐住的凉介的下颚,凑近端详着这张当初令他怦然心动的脸。低头吻住凉介的嘴唇,这个吻带着淡淡的香气和略甜的滋味,让中岛沉浸其中,让他想到了他第一眼见到凉介的场景。


那大概是十年前刚下过雨的春天的午后,他又被上司骂了,威胁他这次的项目再做不好随时准备拿着当月的薪水滚蛋。


当时的他手里拿着从超市买的面包,身体后仰的靠在公园的长凳上叹着气,尽管现在是春天,公园的景色异常的漂亮他也无心去欣赏。


“叔叔?你怎么了吗?身体不舒服吗?”中岛循着声音低头看去,一个面容白净的少年骑着儿童自行车,偏着头好奇的看着他。


“小弟弟为什么会这么问?”中岛用手摸了摸眼前男孩的头。


“因为我爸爸身体不舒服难过的时候就会叹气哦~爱之助超级心疼的!”男孩把自行车停好,坐到了中岛的旁边。


“那看来爱之助超级喜欢爸爸呀~”中岛道。


“是哟~爱之助最喜欢爸爸了,可是爸爸和妈妈他们却不在了,留我和哥哥住在一起。”原本笑着的男孩突然瘪了瘪嘴巴,眼睛顿时有些湿漉漉的。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中岛愣了一下,赶紧安慰爱之助。


“叔叔别担心,爱之助有哥哥!哥哥和我说难过的时候只要抱抱就好了,叔叔我抱抱你,好不好?”爱之助话音刚落便站在长凳上展开胖乎乎的双臂,搂住了中岛。


中岛的头靠在爱之助的颈脖间,淡淡的草莓味弥漫开来。本来内心十分煎熬的中岛在爱之助的怀中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也紧紧的抱住眼前的男孩,哦不,或许叫他带离他远离伤痛的天使。他知道他爱上了眼前这个男孩,他让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还有温暖,并不是所有人给予的都是刁难。


他不能放开他,绝对不能!!!!是他把他从万丈地狱中拯救出来,他不能拉他出来就离开他!!


中岛慢慢的松开爱之助的,柔声问道“那爱之助你的哥哥呢?”


“哥哥最近在忙大学里的考试,最近都不太回来呢。”爱之助回答道。


“那叔叔陪你玩好不好?叔叔那里有好多玩具和游戏,等你哥哥回来了我再把你送回来,好吗?”中岛诱惑着男孩。


“真的可以吗?可是保姆阿姨还在家里等我呢。”爱之助有些兴奋,终于有人陪自己了,可是家里还有人等着自己,是不是要回去说一声比较好?


”别担心,爱之助记得保姆阿姨的电话吗?到时候把保姆阿姨的电话号码给我,等到我家了我给保姆阿姨打电话好吗?“中岛摸了摸爱之助的头


”嗯嗯!“终于中岛牵着他的小天使回到了他的别墅。而爱之助即将面临的是他这一生难以磨灭的伤痛和畸形的爱情。


”爸爸?“糯糯的声音把中岛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十年了,原本稚嫩的男孩早已成长成少年的模样,因为常年被关在地下室并且营养不良的缘故,皮肤有些惨白,身型也比较瘦削。但那双另中岛心动的眼睛还是没有变,亮亮的,只要对视就会让中岛深陷其中。


”凉介,凉介“中岛重复着少年的名字,从少年的嘴唇一只轻吻道颈脖,仿佛手下的少年是一件自己精心雕琢的工艺品。


凉介这个名字是他强行让他记住的,他要把他叫爱之助的名字淡化掉,爱之助是他哥哥的爱之助,而凉介只是中岛裕翔的凉介。


中岛用手指揉搓着凉介胸前的两颗微红的茱萸直到他们变的挺立漂亮,凉介舒服的喘息着,身体慢慢的靠近中岛,头向后仰去,露出漂亮的曲线。当中岛准备将手继续伸向隐秘位置的时候。放在驾驶座位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打断了这次未尽兴的性爱。


”中丸部长发生什么事了?。。。好,好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赶过去的“


”爸爸?“凉介发现中岛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情欲未退的双眼看向中岛。


”到那里再说吧,我们还要赶路,到了那给你买好吃的你陪着[他],我今天还有事“中岛叹了口气,吻了吻凉介的眉间,回到驾驶座位上继续开车朝着目的地行驶。

-tbc-

--------------

这车我开着开着实在写不下去了(哭)

我下次一定开辆真车,虽然有可能在限速范围内

爆起数字来我自己都怕😂

评论 ( 12 )
热度 ( 34 )

© Nakayama Rin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