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kayama Rinko

长期失联失踪人口 总是突然发文

偶相遇 (岛凉)


*前段时间南京鸡鸣寺的樱花开得好,拜佛的时候掉了个耳坠,怎么也找不到了,于是开了个脑洞(扶额)

*设定凉介宝宝没有耳洞,夹的是耳夹,yama酱的耳坠实在是没仔细观察过,我就大概写写啦~

*鸡鸣寺主姻缘,你们懂的(笑)

*小清新甜文(大概?)

———————————————

“妈,我不一定准备考研究生,你知道的我的志向不在这里。”

“那你想干什么?真的开甜品店?种草莓?你总得告诉我一个吧!你什么也不说,我和你爸什么都不知道。”

“再说吧,我挂了。”山田凉介放下手机,向后靠在椅背上。

他简直要疯了!

大学即将毕业,关于山田凉介以后的工作以及去向家里闹的不可开交。

“凉介?怎么了?”坐在一旁看着文献的知念偏头看着胡乱抓自己头发的他。

“我妈问我大学毕业想干嘛…你也知道的,最近我爸妈逼得紧。”山田凉介左手撑住自己的脸颊,嘟了嘟嘴。

知念晃了晃脑袋继续视线继续转向电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突然电脑上闪出一段旅游广告,知念灵光一闪。

“凉介,去旅游吧?散散心,回来说不定就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了。”

“唔……似乎是个好主意,有什么推荐吗?”山田凉介问道。

“啊…中国怎么样,离得也不远。要是不确定的话你把那张中国地图拿过来扔骰子,扔到哪就去哪。”知念讲着讲着自己也兴奋了起来。

“好主意诶!”

于是,当骰子滚落到南京的时候,知念已经帮凉介买好了机票,督促着凉介收拾行李了。

—————————————
此时 坐标-南京 鸡鸣寺

3月 正值樱花盛开之际,而南京鸡鸣寺的樱花也远近闻名。

凉介把行李安置在宾馆后便来到了他心念已久的鸡鸣寺。

大抵是这片樱花种的不是很久,虽然那大道上的樱花开的繁密,远不如日本开的壮观,但却也看的令人赏心悦目。

凉介站在樱花树旁抬头看了一会儿,微风吹过,十分的舒爽。

“咔嚓”凉介闻声转过头,看见一个高个少年拿着单反,似乎正在拍着自己。

少年似乎意识到凉介看见了他,“牙白”的喊了一声,然后跑了过来。

“sorry,呃…,嗯………”

“啊……我也是日本人…”凉介好笑的看着大个男孩努力的诌着自己仅知道的几个英文,开口道。

“啊…这样就好办多了,不好意思呀,你实在是太好看了,我就忍不住拍了几张…”少年饶了饶头。

“没关系的,能被你夸我很荣幸。”凉介笑着接到。

“诶!你的耳坠超级好看诶!”少年翻着自己相机里的照片时惊叫道。

“啊…那是我母亲在我20岁生日的时候送我的。”凉介摸了摸自己的耳坠。

凉介的耳坠很漂亮,由黑色透亮的小钻组成的圆弧状,夹在圆润的耳垂上,一点也不显着女气。

“我叫中岛……”

“yuto!干嘛呢!快过来!”远处似乎有人正在喊着眼前的少年。

“啊…对不起,我先走了。”少年拔腿就往自己的友人那里跑。

跑到一半,少年突然又回过头,挥了挥手上的单反。

“谢谢哦~“

“啊,不用。”凉介急忙回道。

“中岛……吗?”樱花树下的少年正在低头浅笑。

———

这件突发的事情并没有打扰凉介游玩的兴致,一会儿便随着人流买了一张鸡鸣寺的票,检票进去了。

鸡鸣寺内人流攒动,凉介感觉自己仿佛是被推着走的。来到一尊佛像的面前,凉介学着前面的老者跪在垫子上磕了几个头,便随着人流继续向前走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气已经开始变热了,凉介擦了擦依旧冒汗了的额头,默默的叹了口气。

人实在是太多了。

随即下意识的摸了摸耳垂。

坏了!耳坠呢???

凉介站在原地转了一圈四周看了一下,什么也没找到。无奈之下,凉介摸着耳朵,顺着自己走过来的路原路返回,低着头寻找着。

“啊!”凉介一头撞在了面前人的胸上。

“i'm so sorry,i'm searching for my……诶?中岛君?”凉介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啊…终于找到你了,这是不是你的耳坠?”中岛眯着眼睛,摊开手,把手里的耳坠推给面前的人儿。

“我找了它好久,中岛君在哪看见它的?”凉介偏头好奇的问道。

“在佛像前面拜佛的垫子前面的地上,看着眼熟于是就拿着它来找你了。”

“好巧了啊!真是太感谢了!!!它对我真的非常重要”凉介笑着回望面前的少年。

中岛站在凉介的面前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凉介歪了歪头。

“我叫山田凉介哦~我已经偶然的相遇两次了哦~”凉介伸出了两根手指比了比。

“嗯,我知道。”

“诶?”

中岛拿着耳坠靠近凉介,亲自戴在了他的耳朵上,低头看着一脸不知所措的少年。

我知道你哟,凉介。

从开学你在学校踢足球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虽然那时我只是一个只知道在校园内到处拍拍拍的单反八嘎。

但当镜头无意间对准你的那一瞬间,我便知道,这个世界,再也没有谁可以替代你。

是我制造了这次的相见,我只是想好好认识你。

所以我亲爱的少年

这并不是偶相遇。

——————

日本东京某大学宿舍内,打着喷嚏的知念
“yutti那个傻兔子现在见到凉介没啊?”

-END-

评论
热度 ( 22 )

© Nakayama Rin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