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kayama Rinko

长期失联失踪人口 总是突然发文

难以名状的爱 6 (岛凉)


*承诺的星期天更新

*依旧暗黑向,岛哥恋童癖设定

*知念死亡预警

-------------------------------

屋内一片寂静。

“坏消息吧。”有冈突然发声,有些倔强的看着hika的眼睛,放在一旁的手却紧紧抓着被子,透露了他此刻的紧张。

一般的人都会选择坏消息来避免心中的落差感吧,但是知念去世这件事不知道有冈能不能承受住。

hika拉过有冈的手,“大酱,这件事情告诉你,我希望你不要太伤心。”

“嗯…你说吧…”有冈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盯着hika的眼睛,狠狠的咽了口口水。

“知念他刚刚抢救无效…去世了。”

hika话音刚落,有冈猛的弹下了病床,拔掉手背上的点滴的针跑冲向了知念的房间。

有冈来到知念病房的门外听着屋内的哭声有些迈不出步子,他低着头,眼里泛着泪光,上牙紧紧的咬着下唇,努力忍住让自己不要哭出声,然后慢慢的滑坐在一边的墙上。

都是他的错,如果他再早一点,再早那么一点点,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hika走向靠坐在冰冷地面上的有冈,和他坐在一起。

“还有一个好消息,现在要听吗?”

“嗯…”

“凉介…我们找到了。你救了他。”hika摸了摸有冈的头。

“我现在没办法面对他…”

“好,我知道了。”hika站了起来,拍了拍有冈的肩,向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他现在没办法安慰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他现在需要去看看凉介现在怎么样了。


醒来的凉介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泪水顺着太阳穴滴在了床单上。

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到处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墙,白色的床……爸爸也不见了,是不是要丢下他了…

凉介里的生命中除了大酱,知念和建人就只有中岛一个最重要的人了。

不对……似乎……还有一个

“爱之助,快到哥哥这里来,哥哥给你带了冰淇淋哦……”

“爱之助…”

“爱……”

“凉介?”本来迷迷糊糊睡着的凉介被一个粉红色脑袋的人给推醒了。

粉红色脑袋?那不就是分开他和爸爸的人吗!

凉介猛的坐了起来,拽住hika的衣领,“爸爸呢!建人呢!”

“中岛裕翔现在在警局的审讯室里,薮会替你讨回公道的,找回你真正的家人…至于你说的建人,当时的房间里并没有别的人在。”hika把凉介握着自己衣领的手拿了下来。

“怎么可能!建人才三岁!怎么会自己跑掉,他应该在房间里啊!你把我的孩子藏哪去了!!!”凉介晃着hika的肩膀,红着眼睛撕心裂肺的吼着。

他的建人呢!他和爸爸的孩子呢!他们都是恶魔!拆散他和爸爸的恶魔!还带走了建人…

他的建人,虽然不爱笑,不爱说话却乖巧的建人。

“凉介你冷静一点,我没有骗你,真的没有找到叫建人的孩子,那栋别墅除了你和中岛没有别人了。”

“不可能!”

“凉介你相信我,而且,【凉介】也不是你本来的名字。你还记得你以前的名字吗?”hika拉住凉介,试图转移话题让他冷静下来。

“我就叫凉介,爸爸一直喊我叫凉介的,我没有别的名字…没有……”凉介说着说着自己也不敢肯定了。

他真的叫凉介吗,为什么感觉怪怪的…似乎哪里不太对。

“凉介,全日本都没有找到条件和你相符并且叫凉介的孩子,你再仔细想想好吗?”hika握着凉介的手说道。

“………我要见爸爸”

“中岛现在不能…”

“我要见爸爸!!!对!爸爸说过警察都不能相信,你们会分开我和爸爸!你离我远一点!”凉介抽出自己的手,像床边退去。

“凉介你小心点…别摔下去了…”hika站了起来,双手举起想要叫凉介冷静下来。

“你别过来!我要见我爸爸!我要和他说话!”

“好好好,我去联系,你别激动。”说着hika掏出手机给薮打电话。

“凉介想要见中岛,不见的话我想这个案子很难进展下去。”

“好,我知道了。”坐在审讯室的薮挂断电话狠狠的看向中岛。

“凉介想要见你,可是我不太愿意。”

“你会同意的,凉介需要我。”中岛将被手铐铐在一起的手放在桌上,身子向前倾,盯着薮的眼睛道

“我们谈个条件吧。”

-tbc-

------------------------

啊啊啊啊,对不起,你们要的更新奉上(土下座)

大家可以猜猜建人到底是怎么回事(⁎⁍̴̛ᴗ⁍̴̛⁎)

评论 ( 8 )
热度 ( 23 )

© Nakayama Rinko | Powered by LOFTER